從旅人的角度看尼泊爾-美麗與哀愁

14/12/2015 | by 鐵鞋子 | In 攝影

Nepal03

旅行的得著不是因為一秒的感動,不是因為看到某一個情景而瞬間形成的,而是不斷結合自己在不同旅程中走過的路和日常生活經歷,累積而來的感覺。旅程雖已完結,但回憶卻不會隨風飄散,而是不斷沉澱,再成為生命中的重要養分。

2014年春天,我來到山之國-尼泊爾。她是我到過的其中一個最美麗國度,那裡有得天獨厚的旅遊資源,既蘊藏深厚的人文歷史,也有被喜馬拉雅山脈環抱的大自然壯麗景觀。很喜歡尼泊爾的真,她就像一位不施脂粉的女士,那裡並沒有劃分成甚麼新城區、舊城區, 所有建築物新舊並陳;從加德滿都Durbar Square 那些鬼斧神工的建築羣裡, 可以窺探昔日馬拉皇朝的輝煌。那裡沒有圍欄, 沒有守衛, 老人倚著雕刻木柱乘涼、青年情侶欣賞落日餘輝、小孩追趕著拍翼鴿子。。。 歷史彷彿是人們生活的一部分。有時候,看厭了一些國家矯揉造作的旅遊區,總喜歡這種隨意。

Nepal01
(歷史彷彿是人們生活的一部分)

尼泊爾的登山活動盛行,健行天數由兩天至兩個月不等,而我則選擇了Poon Hill的健行路線,在四天三夜的時光裡,那些簡樸的、那些親切的、那些壯麗的,實在非筆墨所能形容。沿路上,一句“Namaste”、一個微笑,便將人與人之間、國籍與國籍之間的隔膜打破;入夜後,坐在鐵皮屋外的長木椅抬頭看星,簡單而快樂;站在Poon Hill的頂點,看著橘黃色的晨光慢慢地將那藍寶石似的星空與喜馬拉雅山脈一分為二,群山景致漸漸影入眼簾,令人畢生難忘。

Nepal02

(有幸在山上遇上Holi Festival)

純粹作為一個旅遊國家,尼泊爾的確是一個很美麗的地方。但當我們走在沒有街燈熣燦、電線雜亂無章的街道,在這個停電就如家常便飯的發展中國家,藏在暗角裡的骯髒卻容易被旅人遺忘。發達的旅遊業為尼泊爾這座山之城帶來無限生機與商機,但卻不能掩蓋這裡的社會問題。

DEL跟大部分尼泊爾的登山嚮導一樣,都是由從事挑夫的工作開始,待熟習山中路線和經過嚴格考試後才能成為一位合資格的的登山嚮導。他初時有些寡言,但笑時很開懷,跟DEL相處的四天三夜裡,慢慢從他的口中得知更多尼泊爾的陰暗面。例如:尼泊爾雖然是一個民主社會,人民有投票的權利,但是政府貪腐情況普遍,就算換班子亦只是換湯不換藥;尼泊爾的經濟太倚賴旅遊業,為了能從事薪金較佳的旅遊業或到國外工作,學好英文是必須的,家庭環境較佳的子女都到私人學校讀書,而官立學校只教授簡單的英語,這造成跨世代貧窮問題;印度人湧入尼泊爾做生意,令尼泊爾物價飛漲,並做成社會矛盾;法例規定一位挑夫最多只能背20公斤的貨物,但是沿路所見,很多挑夫背上的貨物嚴重超重,而且挑夫的身形瘦削,穿的鞋子也只是殘舊的運動鞋,實在擔心他們的安全;童工問題嚴重,我在山上住宿的最後一晚,看見一位年約六至七歲的女孩默默地在民宿幹活,初時我以為她是民宿家庭的一份子,但後來DEL告訴我,她只是被父母賣到民宿打工的,而且這種情況在尼泊爾很普遍。。。旅途上的美麗總叫人留戀;哀愁總叫人認清現實。

Nepal04
(沒有街燈熣燦的街道)

我問DEL:「你喜歡尼泊爾嗎?」他輕描淡寫地回答:「尼泊爾人很好,但政府實在太差了。」旅行最可貴的地方便是能和當地人互動,走進他們的世界。可是,作為一位旅人、一位過客,「他們」的世界「我們」懂得多少,能感受到多少?作為一個旁觀者,我只能對這句話有一個大概的概念,同樣地,我相信他亦不能真切地感受到我們這些來自富裕國家的人的煩惱和壓力。旅行與生活雖然不是兩條沒有相交點的平行線,但總有不同。它們最大的區別,在於旅行可只選擇性著眼於一個國家的美好部分;而真正在一個國家生活,卻要同時擁抱她的善惡美醜。在一個地方生活久了,我們漸漸地便將焦點集中在差的一面,世上没有完美的烏托邦,何不嘗試多用旅人的角度看待自己的家?

每當我們在為生活遇到的困難抱怨時,請想想那些在山上和我們並肩的尼泊爾人,當我們登山是為了體驗生活,挑戰自己的時候,他們登山從事危險的挑夫或嚮導工作,卻是為生活所逼。尼泊爾人樂觀,無論走到那裡,我們都可以從他們的臉上,尋回那張已經被遺忘在繁華背後,原本屬於每一個人的笑臉。我不肯定尼泊爾人是否活得比我快樂,但我卻可以肯定我們比他們有更多的選擇。

職業可以選擇、生活方式可以選擇、快樂與悲傷亦可以選擇,但並不是必然。即使把目光投放回香港,仍然還存在很多真正缺乏機會選擇的人。好好利用我們擁有的選擇權啊!下輩子可能沒那麼幸運了。

Nepal05

(太誇張了吧)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