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久島的綠色時空

07/02/2016 | by Melo

 

Forest 4

 

以前聽過一個很浪漫的說法:千年古橋,歷經世代人生。歲月流轉,只有古橋屹立不倒,超越時空地靜觀世間事。令我想起這個很久以前聽來的事,就是因為屋久島的老杉樹。超越時空故然吸引,而我又對世界遺產這美名有一份偏執。總覺得經得起時代變遷,即使一草一木,也是耐人尋味。

 

屋久島終年潮濕的天氣為森林帶來萬物叢生,當中繩文杉更被稱為神木。其樹齡高達七千年,樹身有別於沿途杉樹的深褐色,在綠意盎然中泛著素淡石灰白。要環抱繩文杉的話,我相信要齊集平行時空的十多個我才能將它包圍。

 

清晨只有兩班登山巴士由屋久杉自然館開往荒川登山口,我們四點多便出門,天未光坐在巴士站旁。街上空無一人,只有交通燈滴滴答答地響著。抬頭看星,也如地上行人, 只有寥寥可數的幾顆暗淡無光。不久旅舍的荷蘭藉住客Jeroen也來到巴士站,果然不需相約,我們還是會在站頭遇上,也順理成章的一起登高去。

 

 

Forest 1

從荒川登山口出發,首兩小時是一直往上攀升的荒廢鐵道軌。話雖說是伸延上400公尺,但軌道遙遙,基本上只錯覺一路走在平地之上。鐵路本是伐木業的運載通道,自屋久島森林成為國家公園後,樹木被全面保護,鐵路也從此荒廢。而走往山頂的沿途,的而且確會見到不少被砍伐後剩下的巨形樹幹殘枝,有說因繩文杉不規則的形狀才逃過被砍伐的命運。

 

鐵路雖好走,但途中有幾段真讓我驚心動魄。走著走著以為只是時間消耗戰,突然就有條架空路軌迎接我。那是只能容納一個人行走的寬度,沒有圍欄,往下就是幾層樓高的空蕩蕩。每次走這架空路軌時,我四肢都會瞬間僵硬,雙目焦點只敢放在路面上。站在最中間的位置,我是真心淆底。尤其回程時腿已半廢,最怕中途腳軟摔個頭崩額裂。

 

走完鐵路,鑽進大株步道入口才是登山的開始。陡峭石級,高高低低又凹凸不平。我真佩服一路走來的老人家們,年老氣盛,我倒未如他們這樣步履輕盈。一路的大步走攪得我氣來氣喘,站在途中歇歇腳,有時登山旅人見狀也會為我打打氣,「頑張って!!!」。旅伴整個大汗淋漓,看似快將氣絕在森林,好心的路人甲便贈她薄荷糖救她一命!

 

屋久島並不是主流旅遊點,但遊人也不算少。對於國家公園的設施,這裡一切從簡。洗水間不常有,我也曾擔心過我這腎虧的人要否租一個攜帶式廁所登高去。(好在沒有!)旅遊發展和保育的平衡,就像一條河中水草,難以拿捏。在森林的世界,人的方便已不是優先被考慮的事。

 

Forest 2

事先就知道我們會走很慢,一早跟Jeroen說好大家就跟自己的步伐走。在進入大株步道後不久,他就已經不知所蹤。終於在快將到達繩文杉的溪澗旁,再次遇到Jeroen,而他已經到達了繩文杉並沿路折返中,見他斯斯然在溪中泡腳,跟我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可是一個極大對比。

 

走了四、五小時的路,終於到了繩文杉。之後就是走回頭路下山,我平時很抗拒行山要走回頭路,但以180度的角度再看一次這裡的山路風景,竟是另一種感受。樹根纏繞卻錯落有致,地面上,樹幹上,石級上,任何一個空間都留有生命的足跡。

 

身在森林,我很渺小。

 

這是旅行告訴我的事。常有人說旅行讓人謙卑,千真萬確。我在這麼一個自然之景,就像微塵,轉眼就化作塵土。物理上是如此,唯思想能流芳百世。我願意繼續以旅行的方式,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一個人。

 

Forest 3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