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與理想的交戰

02/02/2016 | by Eel

Eel N 720X480

 

我們穿插五光十色的廟街,朋友反覆說:「我愛這裏的瘋狂,我愛這裏的川流不息。也許這就是命運,不過來到中國數天,我已經覺得,自己是屬於這裏,我想以後留在這裏。」我仰頭望望,那被高樓切割出的一小塊天空,忍不住嘆一口氣說:「如果你在這裏出生、生活,也許就不是這樣想了。」

朋友是巴西人。巴西人大多樂天知命,可是朋友卻多愁善感,心事重重。

出發一個多月前,他早發訊息給我,說畢業之旅要到中國一趟,由北京開始,然後香港,再到張家界。去加拿大滑雪的朋友們,都嘲笑他的決定:誰要去吃人的中國?個個覺得他在玩命,但他卻說自己偏偏跟他人不一樣。

朋友海軍畢業,假期後開始少尉的生活。他的同學對將來躊躇滿志,為軍隊生活而興奮,他卻愁眉不展,他說他的同學,一如造訪北京時遇見的當地人,街上男女神情簡單快樂,因為無知,不會多想,所以無憂無慮。可是他強調自己不一樣,他愛自由愛冒險,不甘心做軍隊中一顆聽命上級的小棋子,而且他熱愛旅行,他以為愛旅行的人,就是不一樣,眼光比人寬,知識比人多,所以會不甘心,令自己陷入痛苦。有時他情願自己一無所知,做個開心快活人,可是旅行一如潘多拉的盒子,已回不了頭。

我說,我明白他的想法,一如籠中鳥,覺得自己被困在監房裏,喘不過氣。他聽後雙眼發光,說身邊從來沒有人說這種話,這種說到他心坎裏的話。

他瘦長的臉掛著憂鬱眼神,雖然滿臉鬍渣,但掩蓋不了其稚氣未脫的臉。坦白說,這類說話,是陳腔濫調的俗套語,不過對初出茅廬的小孩來說,這種話的確不會出現在他的圈子內。「其實你不過廿二歲,還非常年輕」,我說。「我討厭人家說我還只是小孩這種話,我知你比我大,但也不是很多。我不是小孩子,很明確知道自己喜歡甚麼不喜歡甚麼。」好吧,我收回我的無禮,雖然我的意思是,就算男人到四十,都是黃金年紀,根本不用如此擔憂。

「我在軍校中學術成績很好,可是衣飾紀律,卻從不及格。我就是不喜歡這種只是服從和紀律的生活,我想換一個生活方式,自由做自己熱愛的事。同學都熱烈討論畢業後的生活,我未法理解。可是我不能像你一樣,辭職旅行一年後,返回本來工作,因為軍隊服役不能中斷。」如果發現自己真的性情不合,到時辭職旅行後再找其他工作,如在青年旅舍打工不就好了?

「青年旅舍?哈,我為了這學位,花了七年時間,成本太高了,在青年旅舍打工,之前七年豈不是統統浪費?」那麼,為何你一開始選擇唸海軍?「以前我很愛看關於海軍的故事,為國家上前線殺敵,好不浪漫威風。可是現在根本沒有戰爭,何來殺敵?我想做一些事,一些有意義的事。加入軍校後,才知道從軍無聊又無意義,只是服從命令,蠢得不得了。其實,我想當作家。」

廟街有不少看相問卜的小攤,朋友似乎躍躍欲試,但因為價格而打消念頭。我提議他到黃大仙廟求籤,解籤一次不過廿五元,一玩無妨。作為地主,當然知道求籤只得模稜兩可的答案,但我明白每當迷失時,的確很想得到提示,哪怕一點點也好。

翌日朋友求到「四」字,一開口便說,是個中國「幸運得很」的號碼。找個合眼緣的解籤姑,她一收到號碼,就大讚這是好籤。朋友本想問人生,下一步該如何是好,不過範圍太寬了,所以改問愛情。

「你跟他說,不想擔心,這是支好籤,這是董永的故事。董永是個貧窮男生,父親死去,因為沒錢所以賣身葬父,他的孝行感動仙女,仙女出錢又出力,替他贖身之餘,還買了間大屋,然後快快樂樂共渡餘生。所以啊,叫他真的不要擔心,RELAX,不要多想,根本不用主動出擊,有個女生早已喜歡他,而且會為他打點一切。」其實換個說法,問前途也是一樣,海軍這工作已經展示眼前,高薪厚職安穩無憂,只要放鬆,就可快快樂樂享受人生。

臨走時,解籤姑跟我說:「其實你的朋友不開心,都是因為自己想得太多,強添煩惱,他注定是不快樂的,可是四十歲後就會好得多了。不過這番說話,你不要跟他說,如果他知道後,肯定更不開心。」四十歲後,應該是他退役的時候。其實跟他說過,既然還未想到下一步,就乖乖留在軍隊吧,反正一年有一個月大假,而且軍人大抵早退休,到時就可以隨心所欲,四處趟闖盪了。當然,大前提是他不會提早死掉。

其實我懷疑,解籤姑看出我跟朋友,是一樣的庸人自擾,才刻意贈我一句。從朋友身上,我看到自己影子。不過我漸漸認命了,正在學習如何在現實和理想間找回自己。與其自命清高,不如腳踏實地,邊走邊想。

註:因為朋友是巴西里約人,所以相片找個樂天的里約人充數。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