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屋久島的苔蘚地氈

08/02/2016 | by Melo

 

14 720X411

每年十月和五月是造訪屋久島的最佳月份,對於一個月有三十五天下雨的屋久島,這兩個月是放晴機會最大的時候。我本打算五月才去,因為天氣較溫暖,行裝也可以輕便一點。但要再等七個月是如此為難,明年五月,自有另一個目的地。有些地方總是在腦際飄來飄去,時而敲敲你頭皮提醒你曾幾何時說過要親身走一趟,而屋久島是其中一個這樣植根在我腦中的地方。認識她是四年前一本旅遊雜誌的報導,封面是一個紅衣山系少女,站在一片無盡的綠林之中。鋪天蓋地的苔蘚,極具生命力的樹幹。那份原始的震撼,呼喚著我。四年後的秋天,我,踏上了屋久島的苔蘚地氈。

8 720X410

我其實很少行山,一年中只不過去一、兩次。今次越級挑戰十小時的繩文杉路段之前,先到白谷雲水峽熱熱身。這條原本平均走三、四小時的山徑,因為我們影相又手腳慢,結果走了接近六小時。無他的,反正一日只走一段路,時間充裕好讓我把本來已經慢的腳步放得更慢。

秋高氣真爽!一跳下車就被山上的冷空氣攪到精神為之一振。見山上有棵勉強轉黃了的樹,我便把它拍下。旁邊老伯疑惑的望了我一眼,又看看山頭,不禁開口問我拍甚麼鬼。冷不防我亂拋了句「秋の色」(我又豈會如此詩情畫意,是剛好忘了紅葉的日文發音),老伯似乎很滿意我的答案,點點頭抽口涼煙就溜走了。7 720X411

旅行我時有帶公仔同遊,今次熊遠道而來,當然要為他留個倩影。我也薄有廉恥,不至於大模斯樣有如龍友上身。怎料這時又碰上秋色老伯,原來他是一個登山導遊,手持登山杖,帶著幾個旅人登高去。又被他抓個正著在拍甚麼怪東西,他走到我跟前,接過我手上的熊,正面看完又反過來看看背面,報以一個曖昧笑容後就把熊還給我。

走入森林,是一片生生不息。枯竭的樹幹上,是苔蘚和地衣的棲所,也是樹苗的茁壯處。脆弱如枝苗,卻有一副非常的生命力。翻山澗水,有時路不成路,在不知道該往哪走時,就得靠螢光粉紅絲帶為旅人引路。山路不盡是木製棧道,老樹盤根,是曲折交錯的天然階梯。途中就有一黃褐色的樹根吸引了我,樹根攀附著旁邊倒下的樹幹,像一隻巨大的八爪魚扭曲地蔓延。我站在前面,突然覺得森林有一絲鬼魅。

1 2 720X411

森林也有可愛一面。心思旅人留下一家三口的笑臉樹葉,對著每個登山的人笑意迎迎,紅紅黃黃的在綠林中特別搶眼。走著走著,聽到後頭有樹枝搖恍的聲音,原來是小鹿斑比跳出來跟旅人say hi。沿途遇上同道人也會互相打招呼,在屋久島登山,旅人都不會寂寞。

走完坐在涼亭等下山的巴士,又給我碰到秋色老伯,看到我就擺出一副嬉皮笑臉。老伯個子小小,卻一身老當益壯。手瓜還薄有起展,真是個不得了的老孩童。

12 414X720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