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睇我好 我睇你好

12/05/2016 | by Eel

12931053_459537080883242_3578411582447170069_n

朋友在面書說,不喜歡香港的人和事。他有在巴西生活的朋友,隨即留言說,香港對他來說,是個天堂,稅收低,做生意方便,實在是個好地方。另一香港朋友回應道,如果他會說廣東話,在香港生活,就不會這樣說了。

記得去年聖誕,在斯里蘭卡遠足時,遇見一家北歐人,三代同堂同遊。爺爺跟我們攀談:「我的兒子在中東工作,趁現在假期,我們倆老過來,跟他們一家旅遊。現在他們在那邊定居,貪其稅收低,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所需。例如看醫生,在中東國家,可以選擇到便宜的公立醫院,又或是服務周全,但較昂貴的私家醫院。不像我們國家,幾乎上繳大半份薪水,根本沒有選擇。」

「那麼聽起來,香港跟中東制度相似,一樣低稅。對了,如果可以選,你喜歡高稅收但保障全面,還是稅收低但用家自付?」我問老爺爺。老爺爺毫不猶豫回答:「當然是後者了,這可以決定如何動用薪金,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可是,我卻羨慕你們保障周全。」我幽幽說,「我情可繳付大半薪金,來保障生活。你知道嗎?在香港生活,手停口便停。萬般皆下品,惟有有錢高」

我們旅遊,或得悉他國政策,總看見他們的好。例如我喜歡到日本旅遊,喜歡她的有禮、潔淨、一絲不苟,可是美好背後,殊不簡單。日本人做事要求,出名嚴謹,嚴謹至幾乎病態,叫人緊張鬱抑。講究團隊,萬事以大局為重,如因個人私情,而破壞大局,豈止失態,甚至不被允許。無論出門還是做事,都得達至完美。假如我在日本生活,肯定受不了不得不化妝,又或是每次做事,先顧及他人對自己看法,如被怕同事知道自己孤獨,獨自進食午餐,所以躲進厠所吃飯。如果有日本人跟我說,討厭日本的話,我會理解,但無損我對日本,這個堅強民族的喜愛之情。雖則,沿途沒見過有日本人向我透露,對己國的憎惡,反倒有日本人向我洗腦,說日本如何如何優秀。但這是後話,不多論了。

去年暑假的蒙古義工營,有位俄羅斯女生,早在孩童時,就移居德國。但無論俄羅斯還是德國,她都沒有感覺。「我會繼續在各國間探索,直至找到愜意國度,屬於我的地方,就會留下生活。」她說。

其實在哪裡出生,我們無從選擇。到底喜不喜歡身處國度,某程度上,由沒有選擇開始,習慣她的好,更習慣她的不好。游走不同國度,我喜歡的國家很多,可是喜歡到一個程度,動留居該國的念頭,實在寥寥無幾。我猜這種情感,或多或少需要點衝動,出自盲目的直覺。我踏足此地,感覺特別舒心快活,心裡就會有把聲音,適時響起:「對了,就是這裡了,這才是屬於你的地方。」想起我的巴西朋友,早在南美認識他時,已在學中文。去年十二月,他的畢業旅行,選擇到中國大陸走一趟。我們在香港見面時,他反覆跟我說:「我愛這裡的一切。也許由我學中文開始,就是淵源開始,定不時我上輩子,根本是個中國人。」

當我們踏足他國,總帶點浪漫化的幻想,你睇我好,我睇你好。一旦決定落根,現實問題接踵而來,幻想一一破滅。無論是好是壞,都得接受,是不主動改造當下,是不改變自己想法,是不尋找下一個,屬於自己的地方。或許,旅行的意義之一,就是放大別國的好,以逃離己國的不好。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