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侍侯的背包客?

04/08/2016 | by Eel

 

讀到三毛到中美洲的遊記,談到到達墨西哥,打算買一件poncho(披肩),遊客區裡款式琳瑯滿目,可是她嫌不夠便宜及地道,所以坐大半天車,到沒有遊客的市集,以為遠離遊人,就能買得價廉物美的披肩。誰料市集當地小販,向她推銷廉俗的汗衫牛仔褲,聲稱這才是當下時尚。

有時我覺得,我們這群背包客,才是最難滿足和侍候的一群。

一般隨團遊客,旅行社安排好景點表演,遊客大約有點認知,走馬看花後,最重要吃宿不太差,就已經足夠。偏偏背包客,要盤算手上費用,有些時候,得錙銖計較。如果遇上流水作業的安排,或多或少會不高興,覺得這不是最原始的體驗。如一旦發現,所謂,原來吃力不討好,甚至跟心中所想像,大相逕庭,失望之餘,甚或自覺有被騙之嫌。到底被誰騙了?是傳媒塑造形象?又或是自己無知,幻想太多?

背包客的探索,總以為得比一般鴨仔團深入,但又不能過份脫離認知。如買東西,希望可買點俱有當地特色的衣飾隨俗,例如一件披肩,一頂巴拿馬帽,以突顯品味。

我承認,我就是這類抱著獵奇心態,該死的背包客。

我們總以為自己,討厭流水作業,商業化的設計,認為脫離旅行團,就可以有非一般的體驗,真正見識當地生活。但其實,一旦真真切切著地,我有時會懷念為旅客預備好的安排。

記得在巴西,旅伴說要到Curitiba看看,傳說中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城市之一。這個城市,幾乎沒有外國遊客,只有寥寥本地人到訪,但當地的旅遊配套,做得完善妥備。城內有景點巴士,連貫所有必到之地,地標水晶宮溫室及眼睛美術館,乾淨明亮。各個地方介紹充足,沿路亦沒有任何人催逼你買紀念品。雖然只留了兩日一夜,但大致了解此城規劃完善之處,滿足我心中所想之餘,更覺得愜意。

至於清邁,我喜歡她不如曼谷芭提雅般庸俗,充斥商場和人妖表演,但又喜歡她其實一樣商業化,由當地人生活起始,照顧到旅客但不失風味的週末夜市,和價格相宜的按摩服務等等,最重要的是,她還未沾上催逼旅客的惡習,然後我心甘情願,買了一大堆泰北衣飾,光顧無數間主要吸引旅客的餐廳,高高興興的吃喝玩樂。

我們的心態,有時很矛盾。如不願住太光鮮的酒店,昂貴之餘更怕錯失甚麼,但我們會擔心,旅舍乾不乾淨,有沒有相應設備;不願錯失著名景點,尤其名氣大的活動,如前往馬丘比丘的皇家古道,是不少背包客的夢想清單之內,哪怕時間金錢代價極大,但對於極之商業化的地區,又會嗤之以鼻。背包客最受落的是甚麼?是國度的人和事,當地好人好事不在話下,但自己經歷苦難,再加見證當地苦難,似乎更勝一籌,愈見旅程深刻。

從前背包客的身分,是記者,是學者,是探險家,行走不便,資訊不流通,出門總有所目的,可能如人類學家李維史陀,查找巴西原住民資料,探求真相,挖掘當地真實面孔。但今天資訊發通,當背包客愈見容易,我們消費他人早已安排好的體驗,加插自己老生常談情感,得著愈趨個人化,但又殘留點不甘平凡,所以背客包這羣體,比一般鴨仔團可怕的是,我們步步進逼,影響當地人生活,往自己身上貼金。

今天的背包客,到底該如何定位?當年三毛會跑到老遠,買一件披肩,留下更多的,是俱影響力的文字,流露對當地的憐憫之情,在當年資訊不流通的時代,叫中華地區的讀者,一起同情拉美。今日無論披肩還是全球新聞,皆垂手可得。背包客如我,只為豐富自己,消費他人不再單純生活。至於還有更原始隱蔽的,就靜靜不要驚動好了。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