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雅族小牛之舞 La Danza del Torito

28/10/2016 | by 波波

在Atitlan湖區,某天坐船到了San Marco村,這裡是喜歡New Age的遊客的落腳點,整條村莊充斥著不同的身心靈,替代療法和神秘學中心。我對New Age興趣不大,所以盡量離開遊客區,往原住民的村落部分走去。閒逛了一會,忽然聽到一間學校音樂聲大響,好奇心驅使之下我慢慢往操場走去,往裡面一看,見到有十多人帶著不同的面具,穿著彩色的服裝,頭戴羽毛,在操場中央不停跟著音樂擺動,當見到有不少瑪雅村民圍觀,我就大膽進入學校看個究竟。

 

舞者們不停跟著重重覆覆的節奏擺動,感覺像一個儀式多於表演。我站著看了一會,開始發現舞者的服裝雖然相似,但也有不同的角色和位置,有兩個明顯是比較有權力的夫婦,更有兩個帶著牛面具的舞者在場內跑來跑去。牛角色以外的舞者都戴上一個白人的面具,頭插五顏六色的羽毛,令我隱約覺得他們有西班牙人的形象。那些洗腦式的音樂不停重覆,聽說他們會跳足一整日,而且面具絕對不能除下來。我分不清操場這次是綵排還是儀式,不過無論如何這個相遇都非常有趣。

 

回家後翻查資料,發現這支舞叫La Danza del Torito,即小牛之舞,一般是在歌頌某天主教聖人之日表演的,大概於1830年誕生,故事關於一個牧場發生的事件。話說某年的聖人節慶,牧場各人大肆慶祝,竟然忘記看守牛隻,小牛受節慶吸引衝到現場,各人嘗試捕捉小牛不果,後來小牛惡魔附身,把所有人殺死,最後自己更被魔鬼弄死。主要角色有八個,各自代表人性不同的陰暗面,例如地主表現貪婪,而僕人的丈夫則因救妻心切而激怒小牛,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性格,在捕捉小牛的過程中有不同的表現。當中我覺得最有趣的是The Apache這個角色,因為他是原住民的代表,帶著武器力抗小牛但最後始終被殺,我認為這個情節是瑪雅人對抗西班牙人的隱喻。

小牛之舞明顯是來自原住民的舞蹈,但西班牙人來到拉丁美洲後嚴厲禁止原住民的宗教,全部人必須改信天主教。聽說西班牙人看到小牛之舞時一廂情願以為跟他們家鄉的鬥牛如出一轍,所以小牛之舞得以保留下來,但這麼多年來加入不少西班牙元素,掩人耳目,更加成為慶祝聖人節的表演。其實原住民為了保存自己的信仰,經常都以天主教的聖人作掩護繼續膜拜自己的神,跟西班牙人胡說自己所拜的神就是天主教的聖人,避過劫難。今時今日,這些宗教已經和天主教融合,變成拉美一大特色。

 

除了危地馬拉的瑪雅人遇到這種困境,在古巴的中國人同樣遇上這個問題。近來在讀雷競旋的《遠在古巴》,我才知道當地華人為了拜關公,當年跟在黑奴後面,拜一位紅臉愛戰鬥的非洲神Chango,對應天主教的Santa Barbara。後來可以公開拜關公的時候,古巴人也來拜,呼作San Fan Con,關公變成"聖Fan公",出名靈驗。讀這段歷史時雖覺有趣,但也替當年拉美的原住民,黑奴和華人感到難過。他們日間為奴為婢,晚上卻連自己的精神生活和宗教都被抑壓,要偷偷進行。當年我在古巴旅行,看到天主教的聖人竟然是個黑皮膚的洋娃娃,只覺可愛,其實背後都是黑奴委屈求全的故事。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