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溫度

24/11/2016 | by 旅行成癮的肯亞少年


那個擁抱發生在三年前的土耳其。

 

沒有轟轟烈烈的同生共死,沒有千絲萬縷的愛恨情仇,就只是一個在義教活動中萍水相逢的朋友。她叫Yumur,在土耳其文是月亮的意思。

 

2013年的夏天,土耳其的六星期義教和之後的東歐之旅是我第一次走出亞洲,也是第一次真切感受到文化差異。無可否認,對於每一個迎面而來的擁抱,我是顯得有點手足無措。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應該也花了好一段時間才適應過來。

 

我不喜歡見面時的擁抱。跟陌生人的擁抱是冰冷的,有點像是例行公事。失溫的擁抱,你認為是示好,我卻只感受到虛偽和多此一舉。

 

直到那個臨別的擁抱。

 

六個星期的義教,一班離鄉別井、日夜相對的人始終要分別。哭了,或是不捨,或是知道今日一別可能永不相見,或是純粹惋惜人生的無奈。沒有多餘的說話,就只是默默的擁抱。然而真正感動我的,只有Yamur那個擁抱。

 

可能是緣份,我一開始就很喜歡Yamur。她是一個外表看起來很冷酷,內裡卻感情豐富的女生。義教的頭幾星期我跟幾個義工便是住在她家,所以感情自然比較好。那一刻我們都合著眼,深深倒吸了一口氣,雙手不自覺緊緊抱著對方。那不單是身體上的觸碰,如果你也有過這樣一個擁抱,你會知道用靈魂上觸碰來形容是最貼切的説法。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人總是在要失去的時候才想到要捉緊。但我們還是在最後一刻,全心全意地把自己交託給對方,悔恨沒有好好珍惜,卻慶幸來得及好好說再見。那些通宵達旦的pillow talk, 那些昏昏欲睡的課堂,一切一切,是時候放進回憶的盒子。

 

現在的我彷彿還能感受到那幾秒鐘的溫度。那個能清楚感受到每一下心跳起伏的瞬間,像是經歷了一個世紀。就像在某個平衡時空中,我們還可以一直相擁。

 

那次之後我以為我學懂了好好擁抱,但是我沒有。我還是在虛渡光陰,還是在錯過那些生命中重要的人,還是來不及好好告訴每一個你我的想法。但請你相信,我會用盡所有力氣去記住每一個曾經對我好的人。

 

如果可以,今天就好好擁抱身邊那位,好嗎?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