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國遍路88番靈場-徒步的開始

12/01/2017 | by 青海


當初聽到朋友分享他的日本同事完成了四國遍路,以個多月時間徒步拜訪日本四國的88番靈場,而他隨身的「金剛杖」( 類似行山杖的木棍)經過40多天的徒步後,相比當初的長度短了三份一,令我和好友SW決定展開這個又名「四國遍路巡禮」的旅程。

 

由於工作關係,我倆決定以「區間打」方式,將全長1,200公里、88番靈場分為幾次旅程。我們在2014年11月由第1番出發,走到第17番;於今年六月回到第17番,再起行走到第30番。

 

參拜了三份一的番所後,原本打算用這篇文章記下自己走了多少公里、吃掉幾多個杯麵;但一想到只需在Google搜尋「四國遍路」,已能找到不少詳盡的日誌,我的「19天」立即被比下去。只好轉轉方向,以十篇文章寫下我的「三份一完成度」遍路後感。

 

2014年11月 關西機場 – 德島

靈山寺 – 遍路的起點

 

由於之前一晚乘搭了peach air 0035往大阪的航班,早上六時便到埗,於是在機場的長椅上小睡片刻,待到八時便乘首班開往德島的巴士(4,200yen)。車程約需三小時,抵達德島火車站後,再乘坐區間車到板度站,眼前便是帶點樸實的小鎭。走了15分鐘便到達88番靈所的起點 – 第一番「靈山寺」!

 

二人都沒有宗教信仰,唯有跟著遍路手冊所教的步驟參拜,之後便去買遍路的「裝備」–

 

白衣 – 沿路遇見的人只要見到我們身上這件印有「南無大師遍照金剛 同行二人」的白衣,便知道我們正進行遍路,總會停下來關心我們,看看我們有沒有什麼需要。

 

頭陀袋 – 「遍路包包」,把家當、手提電話和其他遍路參拜的用品通通裝進去! 每天也把它當作斜背單肩包掛在身上,走到第17番遇到一位婆婆才被她指正 – 原來應該把它「過頭笠」,把力量分散到雙肩和背部。想不到怎樣拿這包包也是一門學問!

 

納禮 – 不同顏色專為完成了不同之數遍路的人而設,納禮亦有兩種用途,一是在參拜時,把寫了自己名字的納禮放進納禮箱,讓大師知道你曾參拜那一座番所;二是在路上得到別人的幫助時,也會回贈一張納禮,也可視為將自己遍路修行的福份與他們分享。(誰不知我倆在短短的徒步日程受到不同形式的幫助,零食、熱飲、1,000yen、住宿等等,令我們那些納禮用得很快!)

 

納經帳 – 每一座寺也會有「納經所」,參拜後到此找寺廟主持為納經帳蓋朱印和揮毫。每得到多一個朱印,自覺完成了一個挑戰,更接近那遙遠的終點。有好幾次更是背著背包急步跑上山,為的是在納經所於下午五時關門前趕到,不然便要待到第二天早上納經所再開門時,才得到朱印繼續上路。

 

金剛杖 – 印有「同行二人」和「心經」的一支木棍。雖然我倆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但當在野外露宿時,環顧四周只有我和sw,總會胡思亂想,「自己嚇自己」,唯有跟自己說「同行二人」代表有大師與我同行。有時二人邊走邊唱王菲版本的「心經」,消磨時間之餘,也在參透每一個字的意思(徒步實在有太多時間讓你思考…)


終於,買了所需的裝備,我們在「靈山寺」門前自拍一張後,興奮地出發。估計一小時可以走四公里,加上在每一座寺約需停留半小時,今天可以參拜第二番和第三番,才到達晚上睡覺的地方 – 旅人の宿。

 

背著四公斤的背包,心情非常亢奮,不過手上那本遍路地圖的比例有點大,人生路不熟,唯有不停看著Google Map,怕錯過任何一個轉彎和路口。

 

誰不知,行經一間售賣遍路用品的商店,遇上一班以乘坐旅遊巴遍路的公公婆婆。其中一位伯伯走來問我地是否正在遍路,我們用簡單的日文答道:「對啊,從香港過來遍路,前往金泉寺」。

 

那位伯伯著我們稍等一下,便跑進那商店,過了數分鐘才出來,原來他怕我們會迷路,於是送了一要手畫的地圖指示我們怎樣走到金泉寺。臨別時,更硬把1,000yen塞到我們手中。受寵若驚之際,我們都不太肯定那1,000yen是送給我們,還是想我們順道幫他捐給金泉寺… 於是,我們把那1,000yen放進頭陀袋,繼續上路了…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