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藥叫「旅行」

18/04/2017 | by 小鎮

DSCF6049

你患了「怨婦症」嗎?若果你對以下情節有所共嗚,你很有可能患上了「怨婦症」:

人生真是無聊透頂。在學時期,每天需要應付煩重的功課、測驗與考試,就是為了在公開考試獲得好成績,然後能入讀心儀的學科。原以為進入大學後,人生就是一片坦途,但及後才發現這只是哄騙小孩子努力讀書的謊言,人生競賽才剛剛開始。

曾經冀盼畢業後,可以找到一份自己感興趣的工作,但按劇情需要,為了不想被社會標籤成失敗者,抱着「騎牛找馬」的心態找工作,誰不知人越大,包袱亦越重。一年、 五年、 十年。。。年歲漸長,再也不是初出茅廬的小伙子, 早已忘記夢想是怎麼的一回事,追夢的勇氣早已被每月待交的租金、電費、水費、煤氣費埋藏。這時候又發現大人喜歡以成績單的數字,來評定一個小孩子的好與壞;而大人與大人之間就以銀行月結單的數字,來評定同類的成功與失敗。

上班、 下班、 上班、 下班 。。。沒完沒了。。。下班後還要為生活的瑣事而煩惱,為薪金如何不被通漲蠶食而苦惱。每天過著重複又重複的生活,不斷慨嘆自己為何不是贏在起跑線上的幸運一群。為何樓價這麼貴?為何吃一個快餐也要五、六十元?為何我老爹不是李嘉誠?

不要妄想「怨婦症」可以不藥而癒,當我們漸漸走進人生的死胡同,想法越來越負面,便時候作出一些改變,尋找人生的答案。每人的藥方也不盡相同,旅行是其中一條藥方:首先將路上的回憶從腦海深處取出,再將放在電腦百子櫃内的相片與回憶攪拌,睡前服用,美夢伴隨入眠。

曾經是雲南草原上無拘無束馬群的一份子;曾經在尼泊爾與喜瑪拉雅山脈那麼親近;曾經在斯里蘭卡茶園品嘗著正宗的錫蘭茶,嗅着空氣中瀰漫著的茶香;曾經在清邁夜市地攤尋寶,聽著街頭表演者用他的木結他奏出動人的樂章,劃破黑夜的寂靜。。。美景原來是這麼的廉價,快樂原來是這麼的簡單。

DSCF3412

雲南

DSCF1871

尼泊爾

DSCF3736

斯里蘭卡

DSCF5136

清邁

旅途上亦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聽到不同的故事。曾經在尼泊爾山區碰到一個正在修讀護理學的德國男生,休假時到加德滿都的醫院當義工;曾經在麗江碰到一對在成都開設煤氣管鋪設公司的中年夫婦,到過麗江旅遊後便深深愛上麗江,丟下在成都的生意,在麗江開設民宿。。。誰說香港不是一個可以讓人做夢的地方?曾經在斯里蘭卡碰到一位香港女士在尼甘布開餐廳,她在馬爾代夫旅行時認識到她的丈夫,毅然放棄五光十色的香港生活,然後決定在斯里蘭卡落地生根。曾經在台灣遇到一位讀哲學系的香港女生,她為了能以第一身感受台灣大選的氣氛,辭去在港的工作,獨自到台灣生活半年。只要你願意,原來生活可以有千種萬種的選擇。

旅行真是這麼神奇嗎?其實旅行只是赤裸裸地將這個世界真實的一面呈現在我們面前,讓我們以第一身去感受我們所遇到的人和事。有時候,旅行不只讓我們看見美好,同時也看見現實的無奈與不公平。在發展中國家旅行,總覺得「平等」二字只有在烏托邦才能出現。望著那些破破落落的民房,心裡想著遇到當地居民時,除了給予一個友善的笑容外,還可以說些甚麼呢?照實跟他們說:「你們的房子很簡陋喔!你們每天都是吃這些單調的食物嗎?」還是跟他們說:「很羨慕你們可以每天擁抱大自然喔!你們的食物看起來很好吃呢!」然後,拿出一台價值相等於他們數個月甚至是一整年工資的數碼相機將此刻紀錄下來嗎?在很多發展中國家,人們辛勞地工作卻只能賺取微薄的酬勞,一些住在偏遠地區的居民,更是連自己國家的首都也從没機會踏足。我們這些既得利益者還有甚麼資格當「怨婦」?

旅行雖然不是仙丹,但那些「曾經」都是能夠慢慢調理身子的補藥。一帖藥未必能藥到病除,徹底根治,但長期服用至少能令「長期性怨婦」慢慢變成「週期性怨婦」,在樂觀與悲觀的界線徘徊。

每人都有不同的包袱與背景,心理上的包袱、經濟上的包袱、家庭上的包袱。。。每人也有不同的難處,不顧一切的出走並不是每人也能做到,畢竟現實有很多掣肘。但是,旅途上的得著並不在乎旅途的長短或目的地,只要你不甘心當一位「怨婦」,每天慨嘆重複又重複的生活,規律總有方法被打破。

DSCF6049

有時候「天空」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遙遠

人生總是需要不停地選擇,有得必有失。當我們還在猶豫是否需要為生活帶來些改變的時候,很多人卻没有選擇的餘地,他們並不是苦惱於選擇乘搭國泰航空或是香港快運,而是旅行對他們來說是多麼的遙不可及。

旅行只是許多醫治「怨婦症」藥方的其中一條,努力尋找最適合自己的藥方吧!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