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非洲的綠海灘,原始與豪華之間

18/04/2017 | by 原人

28181459840_13f2f57199_z

馬達加斯加,位處印度洋,孤懸在非洲一角,與世隔絶,擁有世界獨有5%的動植物。一般人大概想起受歡迎的動畫系列慌失失奇兵,以馬達加斯加的英文命名,片中馬國是野生動物的祖家,動植物的天堂。但只要在首都安塔那那利佛乘坐一小時的內陸機,就來到馬國最大和最多旅客的海島──諾西貝島(Nosy Be),綠水碧海,跳入美麗大海內不難想起另一套的經典動畫海底奇兵,海灘比得上鄰國塞舌爾,而更便宜的消費,豐富的海產,友善的的漁民,傳統的生活,讓諾西貝島的旅遊引人入勝。

諾西貝島,在馬國的語言是「大島」的意思,除了漁民,就是旅遊。海面上,不是遊客的快艇,就是傳統人力的帆船,感受馬國純樸的漁村,就必需到諾西貝的外島一行,體驗露營生活。

露宿在海灘

諾西貝島出發,不到一小時,到達潛水聖地小島Tanikely。早上,大風未起,風平浪靜,碧綠的大海,忍不住跳下水,4小時浮遊在海上,用上在水底攝影機輕易捕捉暢泳的小海龜,數以千計七彩繽紛的小魚成群結隊的漫游,各式的珊瑚、海蔘和海膽,想起《海底奇兵2》所言,活在大海的動物比水族館快樂。Tanikely賣點是水質清澈,硬珊瑚為主,稍欠色彩斑斕和動作奇特的軟珊瑚,珊瑚魚較小,顏色鮮艷,但數量多,略比澳洲大堡礁遜色。

迷失在碧海,忘記時間取逝,稍一不小心曬得半身劇痛,開始以為被水母炸中,皮膚不斷刺痛,原來是全背部曬傷。


R0185032

離開潛水天堂,來到馬達加斯加的中國元素──Baie De Russe 灣的小漁村。曾是俄國軍艦落難地,1904-05年在中國境內發生的日俄戰爭,俄國的波羅的海艦隊從歐洲穿過大半個地球,到旅順增援,行至馬達加斯加才知旅順被圍,轉至海蔘威。80人的小艦被遺棄在此,在岸上建立石堡,如今只剩破牆。被遺棄的軍人,不是死在戰場,而是不敵瘟疫,不少葬身非洲。在此停留兩年,在紅樹林摘取紅色顏料,村子內過生活,只有部份人回航俄國,但比起最後趕至中國的艦艇,在對馬海峽海戰的被日軍大敗,造下史上最為懸殊的海戰之一,幾乎全軍覆沒,葬身大海,留落異鄉,也許是好運。

Baie De Russe 灣除了地名和破牆已見不俄國的踪影,寧靜的海灘,沒有其他的遊客。村子不大,只有不足100人居住,草屋和木砌傢俱處處。村民友善,不介意遊人走進家內參觀。筆者用即影即有的相機為他們拍照,拿着全家幅,他們笑顏逐開,請我一同吃飯。小孩愛騷首弄姿,走在鏡頭前,可愛非常。

下午,士多變成的士高,大開音樂,村民忘形的跳舞,邀請遊客一同遊玩,少女和大叔大口喝着烈酒。士多只賣着膠瓶着烈酒,沒有多餘的物資。走近海灘,年輕漁民維修漁船,用木刨着木製小艇,整理布帆,一切如同一百年前,打漁依賴人力和風力。

層層的白雲染成彩霞,太陽徐徐落下,天地連成一線。晚上,在沙灘舉行營火會,吃着從剛從漁村買來大魚,30厘米長的大魚只售10港元,入口鮮味。舉目繁星,銀河伸手可及。日復日,悠閒生活,背後也有代價。

旅遊天堂的背後

村子的海灣昔日長滿紅樹林,現在變成沙灘。窮國難談保育,馬國近年已有一半面積的紅樹林消失,被用作建屋、生火和建沙灘。破壞生態的代價是諾西貝島空有風景,卻很少海產。沒有紅樹林,海洋動物無法產卵和繁殖。 跳上五人小帆船觀看捕魚,他們說一天辛勞,只有30條10厘米的小魚,而蟹隻更絶迹小島,需要從馬達加斯加的大島進口。

美麗的沙灘原來也是邪惡,斬掉紅樹林,開闢海灘,再在一旁建酒店。無止景的遊客追求更多海灘,破壞美麗的海岸。

走入村子,看似快樂,但實是暮氣沉沉,男人有的打漁,但多是無事可幹。

導遊說島內的失業率高達七成,國家的工厰沒落,昔日諾西貝島的魚罐頭厰和吞拿魚厰都相繼倒閉,九成工厰不見了,只有消耗自然。

15年前,工業還可以。導遊說馬達加斯加想經濟獨立,發生2009年政變,一切變回法國和歐盟掌控。法國殖民者沒有留下技術 ,工厰缺乏管理,馬國如上世紀般,經只靠農業和出口原材料。

村民多是漁民,但有越南和大陸的漁船在此捕捉吞拿魚,他們只靠風力的帆船,無法競爭。海雖清,卻無魚可捕,只有小魚毛,賣不到價錢。惡性循環,漁民唯有捕捉海中的一切,不惜遊到離村25米的深海捕捉海蔘,賣給中國人。珍貴的海蔘如手掌般大,只賣150港元,而中間人曬乾則賣250元,可惜,海洋的資快耗盡,他們沒有明天,只有今夕。

村內的下午,傳來強勁的音樂,少女和大叔大口喝着烈酒,不斷在跳舞,邀請遊客一同遊玩,一口醉生夢死,迷失在派對中。到處是醉漢。士多只賣着膠瓶着烈酒,沒有多餘的物資。人沒有希望,空有美景,有何用呢?

諾西貝島留宿的Ambatoloka,是小村子,旅遊書所言,是馬國的性之都,男人尋歡的天堂。到處是年輕貎美的流鶯,非洲少女拖着年老歐洲白人,多是義大利和法國人。她們不會在街上拉客,但都衣着暴露,企在街上,如同泰國的芭堤雅。貧窮家庭將女兒賣去酒吧,為討好外國人,一杯酒換去一夜春宵,只望女兒嫁到外國。

兒童快樂在沙灘玩耍,騷首弄姿,走在鏡頭前,可愛非常,不知她們長大如何呢?

R0184858

多功能的導遊

日出後,來到Nosy Antsona ,遊在最清徹的海灘,近乎透明的海水,卻沒有魚,海底如地獄,可能太多快艇經過,打爛海床的珊瑚,結果無魚生存,只有紅樹林和石旁方見小量魚群。

坐船到另一個漁村午餐,漁村內,椰樹婆娑。找村民購買椰青,47歲的導遊Roger先生連忙爬樹摘椰子。馬國的露營生活有如VIP,睡在營帳中,每天都悠閒看海,小孩和欣賞漁農產品,時間停頓了,想睡,久違的閒適,竟然有午睡的機會。

村中,導遊除了摘椰子,還有捉生蠔。本地人不愛吃,他在石邊找到一排排的蠔。即捉即開,可口非常,口中夾雜蠔殼,但無損味道,再嘗當地蜜糖,原來諾西貝島的蜜糖,都在此漁村生產,如果杧果蜜,一升有三公斤重量,黑如可樂。

過漁民的生活,不用特別景點,走近自然,滿足口腹之慾。

翡翠上的沙洲

最後一站Nosy Iranja ,1.5公里長的沙洲,天上一層層的白雲,翠綠的水,蔚藍的天,這是天堂般的Iranje。美得令人窒息,在山上,連島的白色沙洲一覽無遺,碧綠如翡翠的海水,島上的小森林,是我見過最美的海。不少意大利的郵輪遊客在此拍照,美景前大家都呆了,久久不離去。除了沙洲,周圍的海也是翠綠。藍綠之間,渾然天成的色彩,是大自然的禮物。Nosy Iranja真是令人贊歎,印象難忘,隨着時間,沙洲形勢各異,顏色不同,百看不厭。

R0184898

 三天的露營很有趣,每天共六餐都吃不同海鮮,龍蝦、大魚、蟹、蝦、蠔、魷魚和魚,沒有重覆,豪華不止在於環境,也是細節。海鮮不是最好吃,但都有隨團廚師悉心料理,就地取材,當地購入食材,柴枝做飯,用上蕃茄醬、油和洋蔥做醬汁,鮮魚很入味,而最難忘乃然是生蠔和蟹膏汁,前者甘甜獨特,後者入口甘香,拌飯一流。當地人注重細節,住宿在當地民居改建的小草屋,床上舖上花瓣,也有花瓣水給洗腳,望着海灘入睡,每晚才225港元,不算昂貴。

馬國遠離非洲大陸已1.6億年 ,自成一各,有特別的生熊系統。此行除了美景,也見不少生物,飛魚、海豚、馬國獨有的蜂鳥、翠鳥、海龜、熱帶魚和變色龍,各式的狐猴,可惜無緣一見鯨魚,牠們每年從南極遊水至此繁殖。

諾西貝島,擁有馬國最美的沙灘,每周都有歐洲遊輪在島上停留,消費較讓國其他地方為高,但依舊低調,遊走外島,乃可細味傳統和純樸的民風。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