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亞的戰火邊陲 尋找活火山和火星地貎

22/05/2017 | by 原人

12006124986_0be9940f2f_z

埃塞俄比亞,不期然想起1984-85年的大飢餓,米高積遜的名曲《We are the world》為災民籌款。今天,埃國, 不再是餓殍遍野,而是世界經濟增最快的國家,自2004年開始,每年增長超過8%,比中國更快。但增長背後,誰被丟下呢?

也許是位於埃塞俄比亞和厄特里亞之間,世界氣溫最熱的地方 ── 位於沙漠中的丹納奇爾凹地(Danakil Depression),亦世上最少人居住的地區之一。

丹納奇爾位於海拔100米以下,海拔最低的地方之一,平均溫度達50度,擁有七彩的湖泊,像火星的地貎,國家地理雜誌稱為「地球上最『殘酷』和『奇特』的地方」,該地的活火山口的熔岩湖和如玻利維亞天空之鏡的鹽湖,馳名於世。但地處邊境偏遠,接近索馬里和厄特里亞,政局動盪,至今乃是非洲的秘景。美麗有代價,到達丹納奇爾,必須穿越沙漠,風餐露宿,沒有酒店,忍受酷熱之餘,必須乘坐四驅車及軍人護送下,方能到達。

山中七日,世上千年。丹納奇爾被世遺下的一角,埃塞俄比亞經濟瘋狂增長,遠在丹納奇爾的村民,跟經濟沾不上邊。他們見到筆者,乃用僅餘的英語問筆者︰「中國領導人是否姓毛呢?」

P1017330

軍人護送苦行沙漠

丹納奇爾凹地是高危地帶,2009年以前,因為埃塞俄比亞和厄特里亞的交戰,遊歷丹納奇爾危險重重。2005年、2007年和2012年分別發生武裝份仔綁架遊客和汽車誤觸地雷事件。每年只有大約500位遊客到訪丹納奇爾,必須參加當地丹納奇爾凹地探險團,並有軍隊護送。

一行人除了四輪吉普車,還有一輛軍車,每到任何景點,他們都手持步槍站在高處,看守大隊,亦有軍人背着旅行背包般大小的無線電機,隨時致電增援。看似場面緊張,軍人們都熱情好客,借上步槍和裝備跟遊人拍照,甚至見遊人體力不支時,協助搬行李。

沙漠生活,戰爭的危險,不及酷熱深刻。黃沙萬里,最貧乏是水,平均降雨量近乎零。路過和旅居村落,村民都不斷徒步用膠桶取水。頭三天行程,汗流浹背,但缺水,洗澡的滋味也忘掉了。辛苦、體會,一線之間。面對高溫,行程煎熬,整天只有昏昏欲眼之意。

接近40度的高溫,除了坐車和看景點,其餘時間團友都在村子休息,過着飯來張口生活,僅剩體力只能到士多買一瓶凍汽水解暑。午膳我突然發現蕃茄意粉有點「彈牙」,問朋友有甚麼配料,朋友不置可否,再用牙咬下原來是蒼蠅。天氣太熱,連吐出昆蟲的能力都失去了。唯有言道︰「蒼蠅是蛋白質,有營養,跟茄汁也是相配。」繼續緩慢吃着意粉,有點中暑感覺。

這就是沙漠,世界最酷熱的地方。

最接近火星的地貎

熱和累,旅程再苦,也值得。

80公里的車路,在香港行只需90分鐘就走完,在沙漠和火山帶卻要6小時。顛簸的車程,沒有公路,吉普車在黃沙奔馳,走過凝固後,黑壓壓的溶漿,臀部基本上無法停留在椅上。時速不足10公里,沙漠中,車輪不如人足。幸好旅行都三餐不繼,每次用膳都半空着肚子,不然很容易嘔吐。

第一天的景色,永誌難忘,以為是麥廸文的電影《火星任務》(The Martian)的拍攝地,像他孤獨走在「火星」上,發現這裏比火星更美。來到火山微生物滿佈的硫磺湖,周圍也冒出水蒸氣。整個空間佈滿奇形怪狀的紅色岩石,漫天的石柱、石層和石塊,像螢光筆般鮮黃色的硫磺星羅棋佈散落在地上,隨處可見碧藍的水池,雪白的鹽結精像噴灑在紅岩面,沙漠的溫泉。中學學習的各色元素盡在眼前,紫色的錳、紅色的銅、綠色的鐵,不屬於人間的奇景。眾人只有驚歎造物者的鬼斧神工,走在黃色的石柱、綠色和水池紅色的岩石,顏色的強烈對比,全部都是人類難以想像的超現實風景。

奇妙地形是科學家的樂土,他們在此找尋地球和外星生物起源,了解遠古微生物如何在充滿硫磺的刻苦環境生長。科學家在1974年在附近的沙漠,找到人類起源線索,發掘出約320萬年以前的骸骨──「露西」(Lucy),最古老的人類骸骨之一。

PC307089

火山口熔岩咫尺間

硫磺湖只是頭盤,主菜是2011年曾爆發的爾塔阿雷火山(Erta Ale),擁有世界最歷史最久的熔岩湖。全世界只有五個地方有熔岩湖,而這個是較易到達。由於地殼厚度只有20公里,終年冒煙,當地人稱之為地獄之門。

第二天,在火山旁,吃過下午餐,避開酷熱,在晚上花上四小時跑上613米高的活火山,山道陡峻,滿是熔岩結成石塊。踏在亂石群,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會扭傷。

越近山頂,臭蛋聞味越強濃。空氣中瀰漫火山硫磺的臭味。這30公里闊的火山口,像大地裂縫,重重的熔岩在火光熊熊的裂口飛彈出來,神態各異,有時像紅色的浪頭,有時像鮮紅發亮色的滾水,泛起水泡。留在山頂,味道濃得讓人窒息,但眼前的奇觀,令我忘記嗅覺。

山頂上席地而睡,只有吃半塊餅干作晚飯,飢寒交迫,睡在駱駝旁,時刻害怕被牠們龐大的身軀踏中,睡上三小時又被趕下山,行得稍為慢一點。隨行護送的士兵,不單主動幫手拿行李,也會用槍善意指着團友,鼓勵眾人摸黑加快步速,為何要快行呢?原來避開烈日和高溫,日落前讓火山行程終結,軍訓式的生活,殊不易過。

PC317139

與世無爭的遊牧人

一場奧運,多少運動員獲奬牌,但不及埃塞俄比亞馬拉松運動員利尼沙驚險,他獲得馬拉松的銀奬,但他的驚和險,不在獲奬的過程,而是衝線時舉出十字手勢,讓世界知道弱勢的奧羅莫(Oromo )族人的被壓迫,千計的抗議者被政府殺害。因為抗議,有家歸不得,正在反地尋求政治庇護。

遠在丹納奇爾的遊牧民族阿法爾也身受剝奪,但他們勇敢抗議,守護千年生活。沙漠之旅的尾站是遠在Ragad的鹽湖,遊客眼中是美景,遊牧人心中是生計。

鹽湖,在冬天水退,變成鹽田。世代相傳的傳統造鹽業,彿如旅程寫照,苦盡甘來。每年水退,阿法爾人舉家遷回鹽湖,在烈日下,用刀鑿開鹽湖上凝固的鹽,再用木棍撬開鹽塊,打磨成塊狀,放在駱駝身上,花五天運至城市出售,每塊鹽只值10港元。造鹽工人每日賺取170元港幣,是普通人日薪的二倍。官員見鹽礦有利可圖,想賣給外地團,村民團結一心,反對賣斷生活。他們認為賺取金錢,也不可以改變傳統,最後成功守護堅守家業。

鹽田上有淺淺的湖水,太陽照射下,如同鏡子,反映車子和藍天,遠在非洲都有天空之鏡。

現代文明下,沙漠不是與世無爭。荒涼大地,見到外國採礦公司,中國的開路工程。村民聽到中國兩字,興奮莫名,不少中國工人在此抵住酷熱,開僻新路,讓商業文明走入沙漠。他們純樸眼中的中國領導人,還是「毛主席」,亦視他為是大恩人,帶來財富。

埃塞俄比亞,不再被飢餓困擾,但快速發展,犧牲甚麼人呢?文明沒有邊陲,遊牧人守住鹽礦,不知他們可否千年的保留生活呢?

P1017379

P1017403

參加方法︰
從香港有直航飛機至埃塞俄比亞首都阿的斯阿貝巴(Addis Ababa),再乘約一個半小時內陸機至Mekele,可參加丹納奇爾凹地旅行團。該團可在網上預定,費用600美元(約4800港幣)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