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居祭祀 – 瑪雅曆13 Ajmak日

18/04/2017 | by 原人

17424633_10206606864445294_958420915486508487_n

西元2017年3月26日,瑪雅曆13 Ajmak日,與金星上合(superior conjunction of venus),金星將於13 Ajmak消失八日;是日,來自先靈的寬恕,因果將重新被釋放。

依稀是瑪雅的舊夢,煙波浩渺,瓜地馬拉阿蒂特蘭湖lake atitlan,上古神祇誕生的渾沌之地。湖畔的瑪雅遺民們至今仍守著 Tzolkin祭祀古曆作息,以十三天為一輪,二十輪為一度,兩百六十天為一年的曆法進行宗教儀式。

湖居歲月,大抵是依循當地的古曆法作息,以瑪雅先民對宇宙流轉的認知與評註作為是日的生活準則,偎著篝火,並在山陵靜默的深夜裡數著星子的。

13Ajamk,便似瑪雅曆的清明節。

晨光初放,瑞卡便忙不迭地拉著我和盧卡斯出門,絮絮叨叨地再次交待今日是如何重要的時節、祭祀將如何開展等,為著此一儀式與草藥療程,瑞卡壓著我連兩三星期的茹素,儘管瑪雅文化並不特別強調素食,而更著重於自然萬物的平衡,但基於儀式的神聖性,與為更求貼近大地之母,儀式之前,總是得做全套由內而外的淨身;作為異國旅客,他對此文化的詮釋倒是較當地人更為審慎。

17554062_10206606864285290_1028772654667553831_n

「石頭上的圖花將引領爾至萬靈安息之處。」瑞卡指著山間土徑旁的石塊說。土徑蔓延在山林茅舍之間,偶有幾座石塊橫立一旁,以彩色圖花標誌著方向。九彎十八拐,翻過重重人家後,前方隱隱傳來一縷綿延的煙硝。半山洞Ocho Kan以時曆命名,象徵生產的豐饒與富足,是這一代村落的主要祭祀之所,也是我的瑪雅生辰。閑居時日,瑞卡和我常來這兒冥想、聊天、推演易經。「這兒有一股冥冥的力量,安穩而雄厚。」瑞卡曾不只一次地這麼說。儘管,它就坐立在崖角,在山林土徑中的來往之間;儘管,岩穴半開,窄而低矮,像個呵欠的嘴;儘管,千年來,無華飾、無彩雕,它就這麼樸實地以石身冷眼人間。

17554069_10206606864085285_2995118857954774886_n

祭祀已然開始,半開的岩穴中,巫師踩著沉厚的喃禱轉步在彩色蠟燭拼排出的篝火旁,參與者成同心圓盤腿圍坐,高舉蠟燭冥想。「瑪雅的祭祀皆由火主禮。」向篝火致敬後,瑞卡便欠身退回林中,說有其他事得忙;盧卡斯和我只得頂著陌生的異國面孔,羞赧地向一旁的輔助巫師取過蠟燭,矮著身胡亂地摸進人群之中,跟著裝模作樣起來。

「朝太陽初起之地,我們感謝每朝的陽光得以升起,感謝光明照耀我們的生命,感謝白日驅趕了寂怖的黑暗,感謝生命的豐盈……」

「朝風的方向,感謝我們萍水而聚,於此地相遇,感謝我們在黑暗的歲月裡彼此交集,分享世間的美好,感謝來自星辰的祖靈給予的力量與智慧……」

「朝黑暗的方向,感謝我們曾經經歷的掙扎與苦難,感謝黑暗讓我們的感知更為敏感,感謝沉默的渾厚,感謝生命必然的消逝,而我們的消逝將成為下一個世代的星光……」

「朝大地之母,我們感謝土壤所孕育的溫柔的力量,感謝雨水所滋潤的豐饒,感謝自然所給予的愛與寬恕,感謝每一道靈魂,朋友、家人、我們所認識或不認識、人類或者動物,感謝一切的存在……」

年老的主巫師領著大夥兒朝四個方向禮拜,輔助巫師則負責一輪輪地發放蠟燭與象徵性穀物,如米、芝麻、糖。我們雙掌朝上,胸膛大開,以肉身的脆弱迎接著傳自上古的樸拙的歌吟,在灰黑的鼓聲中顫慄。每朝一個方向唸完祭詞,我們便依令向厚實的土壤伏下,以額尖輕觸,跪叩禮敬,並溫柔地親吻手上的蠟燭與穀物,而後將之朝火光中慎重地埋去,希望、痛苦、貪嗔、愛恨在飛灑的祭酒裡任火光一次次狂烈吞噬、掩去。人群中傳來幾許顫抖的哽咽,咕噥著似將沸未沸的水;奔騰的淚水畢竟煽情,壓抑的洶湧方才適宜激昂,適宜以內斂的紋路朝眼仁劇烈地漣漪。

獻給神祇的可可豆蘊含著古老而粗糙的記憶,伴著每個古音節、每個被遺忘的詞語,細碎地落下。沙啞的喉音貼著食道,自頸項刮過:「以宇宙的流轉,生命的循環;以大地之心與天空之心,讓我們喚醒我們的祖靈,喚醒安息於火光的魂魄,讓我們再次同萬物連結,讓我們彼此溝通、彼此理解、彼此寬恕……」火光、煙硝、跪伏、叩首、祈吟,反覆中影影綽綽彷彿是暈眩,漸趨抽離的神智、恍惚的迷離,游絲開來的思慮。像是翻炒的佳餚,糖粉一包倒過一包,和著繽紛的蠟燭、黑濁的可可豆以及隨禱詞漫開的煙草,先靈們在巫師攪拌的木棍下不斷掙扎、扭曲,而後化為蒼闊的空惘,與不斷重複著的Maltiox[1],仍是鼓律;仍是歌吟。

17499548_10206606865085310_806938734604025050_n

沒有遼闊的生死,我只私心牽念著自己軟弱的情仇,大抵逝去的愛情也算一縷幽魂,曾經血肉,曾經燦亮如花,曾經乾枯著嘶聲力竭,卻終究白骨成灰。最終的祭禱,巫師示意我們挨個向火光中的祖靈感謝,在嘆息中寬恕,並將遺憾自心底深處吹出,伴著蠟燭一併拋出,一併深埋,一併飛灰。熾火前,有一瞬的閃神,我想起了加柏埃爾說過的所有故事都被記錄在穹蒼,每當夜幕降臨,我們的生命將一次次被傳唱。一如瑪雅深信,祖靈將化作星光,在黑暗裡指引方向。將故事再焚燒一次,在火焰裡年年歲歲反覆溫習一次又一次,或許祖靈祭祀並不只在於記憶、寬恕與感謝,更是提點,生命終將成為飛灰,終究會被遺忘,這是肉身無可奈何的時間性,但埋葬了無數故事的星火可以不斷地被燃起,一如生命本身所擁有的流轉不息的輪迴性,一如愛情。

17498977_10206606864765302_4781508132108420291_n

我們在擁抱中醒來,在無數個人的脈搏與呼吸中醒來,在溫熱的理解中將放出去的,皆嘎然裁斷;收進來的,皆任之充盈。篝火已熄,灰頭土臉中,我們依稀是多年前的模樣,那時,仍辨不得自己的長相,仍不明白自己由何而生,因何而生,慣於觸撫土壤的雙手粗糙,面目皆模糊而相似,只懂得傻笑。

17426089_10206606864485295_6067169829514967089_n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