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的第二站 – 哈巴羅夫斯克

17/08/2017 | by Anyway

哈巴羅夫斯克

20170125 travel哈巴羅夫斯克01

​哈巴羅夫斯克車站
 

經過一晚的航行清晨過後,火車緩緩到站,我們亦像洋蔥般一層一層再一層地穿上厚厚禦寒衣物準備落車去遊玩這旅程的第二站。火車卻緩慢到車站有十多分鐘,在車上像夏天穿了好幾件羽絨一樣熱得想立即跳落車去,可是一下車卻瞬間被冰凍了,手腳都慢慢僵硬起來。趕緊去行李儲存及整理一下裝備,然後出發去哈巴羅夫斯克市中心。

跟符拉特沃斯托克一樣,哈巴羅夫斯克以前是中俄角地之土。這地方舊稱為伯力,早在唐朝開始就在這設立了勃利州的軍事重鎮。在沙俄時期亞歷山大二世派兵入侵並控製了伯力,並以17世紀曾入侵伯力的俄國探險家葉羅費·哈巴羅夫命名,於是有了現在哈巴羅夫斯克的名字。直至1860年,《中俄北京條約》把哈巴羅夫斯克正式割讓給沙俄,從此起現世上並不再存在伯力這地方,換來的是哈巴羅夫斯克。 

海參崴也好,伯力也好,這些地方的命運有人看到的是滿清的無能,但亦有人看到了沙俄的強大。它強大在沙俄時代已經對西伯利亞那一毛不拔的荒蕪之地產生興趣。西伯利亞的名字來源於蒙古語Sibi,意為“沉睡的土地“。別說在幾百年,即使放在現代的人也對這極寒之土發生抗拒,對這西伯利亞避之則吉。沙俄卻偏偏要喚醒這沉睡的土地,沒控制權就派軍隊去打打完就駐軍,沒有人口就把犯人也好,罪人也好反正免你一死去西伯利亞生活吧。就在西歐人向海外擴張到世界各地的時候,俄國人正在陸上進行橫貫歐亞大陸的擴張,最後對西伯利亞的一片片廣闊的陸地的控制,是可與向西穿過美國抵達太平洋沿岸的擴張相媲美的一篇傳奇史詩。

沙俄就是憑著對西伯利亞的政策,造就了雄霸遠東的結果。但是遠東也好西伯利亞也好,實在離中央權力太遠了。沙皇亞歷山大三世也清醒地意識到:要鞏固和擴大俄國在遠東地區的利益,便需要在歐俄和東方國家之間建立迅捷的交通設施。​於是乎,才有了今天的西伯利亞這擴世鐵路的出現。​​

20170125 travel哈巴羅夫斯克02                                    

哈巴羅夫斯克火車路

了解完少少資料性歷史,那就回來哈巴羅夫斯克火車站,這里到市中心可以坐電車或者汽車,我們選擇了比較特別的有軌電車,一路坐了快45分鐘還沒到總站就懷疑已經過了站了。去問完乘務員後她叫了我們下車,在車站問小男孩他很苦惱地說了一大堆聽不明的話,我們唯有邊走邊問了。可是一路上沒見多少人,問了幾個也表示不知道,只有一個指著遠方再說taxi,我們估計已經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了。最後決定坐上回火車站方向的電車再叫乘務員叫我們下車,另一方面發現了這車有免費wifi,趕緊下載這城市的離線地圖才發現我們竟然過了站10多公里,那只好開著GPS上上網回去。


 
再半小時的車程我們終於回到了市中心,當時的氣溫就只有零下20度,凍得我們快結冰了。這里的雪明顯比海參崴的干,踩上去是粉粉的而不會變冰,這代表這里的溫度非常低了。我們到達市中心的時候也已經是下午2點多了,在冬天時日短夜長的北國我們可以在日照時活動的時間大大縮短。但其實哈巴羅夫斯克也沒有特別值得停留景點,這次到這里的安排主要是了不一次趕到貝加爾湖那麼累,其他稍為有些旅遊資源的地方大都也是在中午或晚上到,所以我們還是選擇了到可以早到晚走的哈巴羅夫斯克隨便逛逛。

 

列寧廣場

20170125 travel哈巴羅夫斯克03

在俄國很多地方都會有以列寧命名的中心廣場,在哈巴羅夫斯克也不例外。在這里有一個特別漂亮醒目的東正教堂,它的特別之處不只是在洋蔥頭,而且顏色上的搭配,那啡白主體配上藍色和金頂,在潔白的土地上顯得更為突出。

20170125 travel哈巴羅夫斯克04

​在這廣場上,除了這教堂和列寧像外本應沒什麼特別,但這里今天卻為我們帶來了日暈。雖說日暈並沒有月暈來得罕有,但也為我們的年初一帶來了一個好的開始。

… … 待續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