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惹(Yogyakarta):在世界最大的佛寺上遇見感動

25/08/2017 | by 吳文捷

blogger-image--530635211

如果問我目前為止曾在哪一個地方真切地感受過神奇的力量,我會說日惹的婆羅浮屠(Borobudur),一個建於西元九世紀後來被掩藏於雨林中千年,2012被金氏世界紀錄認定為世上最大的佛教寺廟的那地方。

blogger-image--885740394

我之所以興起想去爪哇一開始是為了尋找蠟染,後轉變成純粹旅行。起初我預計搭公車一路從峇里島南部的Denpasar去到北部的港口,後再搭乘渡輪跨海至爪哇,再到日惹。那是一個便宜卻耗時、耗力的移動方式,據說要花超過12個小時。四處打聽了一些消息後,我放棄了奔波的路上交通改搭飛機抵達印尼的藝術與文化中心日惹。

老實說至今我仍不確定搭飛機是否是個正確的選擇,我原本會想搭巴士除了省錢外更重要的是想沿著陸路觀看峇里島的鄉間風景,藉此通過一些自己原本不會經過的地方,補足那些遺漏的峇里島角落。但飛機的便利又不由得讓我鬆了一口氣,隨著年紀的增加,對於奔波我已經沒那麼有耐性。說旅行要趁年輕不是沒道理,年輕代表著好體力,代表著有更大的韌性與耐心去體會旅途的點滴。

blogger-image-1921444901

飛往日惹時我隔壁坐了個正在閱讀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的歐洲年輕人。看到有人在旅途中那麼認真讀書我十分感動,於是下飛機前我決定跟他聊幾句。大家千萬不要誤會我想趁機搭訕年輕男孩,我只不過是想要找個一起分計程車錢的人罷了。

果然,來自荷蘭的男孩(又是荷蘭,我這趟峇里島行已經遇見了N個荷蘭人了)跟我一樣完全沒有準備任何要去市區的交通方案,於是欣然答應跟我一起找計程車。可問題是計程車司機也不是佛心來的,說什麼我們住的旅館在兩個不同的方向,即使我們一起搭一台車也要收兩個人的錢。當然,我們不也是笨蛋,更不認為兩人的旅館有著天南地北之遠,於是決定乾脆省錢省到底,改搭公車。

喜歡閱讀的荷蘭男孩因為跟我搭的公車不同,他的公車來之後我們就分開了。之後我一人換了兩次車共搭了三輛不同的公車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抵達旅館。雖說公車的路程相當遙遠,但正是那一段路讓我愛上日惹,熱心助人的乘客跟友善的車掌小姐讓我一開始就感受到日惹人的溫暖。

日惹的公車不但有車掌小姐,那搭蓋在馬路一旁高出地面一大截的公車月台也令人印象深刻。下了公車後,我在同樣友善的路人們的幫助之下順利地抵達了鼎鼎大名的Sae Sae Homestay。我是在峇里島的Seminyak與Canggu分別從一位荷蘭女孩與男孩那裡聽到了Sae Sae Homestay的大名,聽到我即將要去日惹,他們都說那麼我一定要住在Sae Sae Homestay,再也沒有比那裡更棒的地方了。

大概是習慣了旅客的問路,往Sae Sae Homestay的巷子內,每當我露出疑惑的神情時,路邊的居民都問「Sae Sae?」,待我點頭後他們就說直走直走。Sae Sae Homstay的老闆是個曾到台北駐村過的藝術家,喜歡交朋友的告訴我他的第二間旅館也準備營業了。他感嘆地說現在的旅館網路不夠快與淋浴間不夠多不行了。

在硬體設備來說Sae Sae Homestay並沒有特別突出的地方,但在一些佈置的巧思與服務態度上卻非常到位,老話一句就是一種回家的感覺。我在Sae Sae的室友分別是一個英國女孩、德國男孩與一個神龍見首不眼尾的亞洲女孩。英國女孩首次一個旅人行,一起去晚餐時她說她吃素,我問出自宗教還是環保?她答經濟,說吃素便宜許多。那是首次我聽到有人吃素不是為了什麼高大的情操,純粹就是經濟考量。

瘦弱到看起來不可能出來獨自旅行的文靜英國女孩跟我一起在大馬路旁一個古色古香由一位老阿伯掌廚的小攤車吃了晚餐。我們都點了炒飯跟薑茶,唯一的不同是她的沒有肉我的有,可最後我們都付了一樣的價錢。回到旅館聊天,才知道我們不小心去了一個厲害的地方吃飯,那位老阿伯原來是那一區鼎鼎有名的人,煮菜的資歷已經好幾十年。

英國女孩報名了日惹最著名的婆羅浮屠看日出套裝行程,德國男孩準備自己騎機車去看日出,我則是放棄了日出訂了晚一點僅有交通的行程。在日惹的觀光行程裡,通常會把婆羅浮屠(Borobudur)與普蘭巴南(Prambanan)這一佛一印度的兩大寺廟放在一起,且固定都是早上先去婆羅浮屠看日出,下午再到普蘭巴南。

blogger-image-1974585923

我的世界最大佛寺探險從坐上來接我的休旅車時奇蹟就開始了。跟我一起前往婆羅浮屠的是三個來自法國的大男生,這三個法國大男生是好朋友,其中有一個行動不便需要拿著拐杖走路,一個是攝影狂還有一個正常人。

這三個法國大男生成了我在婆羅浮屠的最佳隊友,簡單來說就是投緣,彼此很聊得來。攝影狂那個當他發現我們使用一模一樣的相機時,他幾乎都要尖叫了。我對於他們的友誼印象非常深刻,跟一個行動不便的人一起旅行相當不簡單,尤其是我們還要爬上高聳的婆羅浮屠,但他們其他兩人都表現出十足的耐心與溫柔。遇到他們讓我有種美好的感覺。

攝影狂的大男生有個計畫,就是不管到哪裡旅行都要帶著他的泰迪熊,勢必要留下泰迪熊到此一遊的照片。行動不便的男生則非常開朗舒服,是一個你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他與常人有任何不同的人。

婆羅浮屠簡而言之就像一座飄浮在綠色林海的金字塔,若說得具有宗教意味一點也可以說是一朵浮在水池中的蓮花。環繞在四周的山是它的水池,中間茂密的樹林是它的水,位於高處的佛寺本身就是那朵浮出水面的蓮,一朵美得令人說不出話來的巨大蓮花。

blogger-image-568139544

雖說婆羅浮屠是日惹最熱門的觀光景點之一,但清晨的婆羅浮屠仍美得如夢似幻,日出的柔和光線穿透雲海灑在翠綠的枝頭上把壯觀的佛塔襯托得微妙唯俏。不誇張,假如有仙境的話肯定就是這裡了那樣的想法真的會冒出來。就算不是佛教徒,清晨的婆羅浮屠也能折服每一人的心。莊嚴的佛像靜靜佇立,數不清的佛塔參差錯落,婆羅浮屠的美不只在建築本身,還在與四周環境的協調。

blogger-image--573204745

看著太陽從遠方的默拉皮(Merapi)火山升起,耀眼的光線反射在佛像與佛塔上,整顆心都沈澱了下來。而直到寫這篇的現在我才知道,原來婆羅浮屠的日出竟被CNN列為死前必看的27景之一。只能說我雖沒去過跟婆羅浮屠並列為古代東方四大奇蹟的另外三個(長城、金字塔與吳哥窟),但那裡真的非常空靈。

抵達婆羅浮屠一陣子後我遇到了獨自騎機車到那裡看日出的德國室友。看到我他嚇了一跳因為想不到我這晚出發的人比他還快。為了看日出他跟英國女生都提早我一個小時出發,可由於人生地不熟加上天黑,他中間迷了路。我很高興自己做了正確的選擇,不過反正我也不是很會騎車且又沒駕照。

在婆羅浮屠最頂端的大佛塔附近我遇到了一對可愛的情侶,在那裡他們錄製了一段屬於他們的俏皮雙人舞。站在一旁的看著他們,首次我開始覺得兩個人一起旅行真不錯,就像眼前的情侶那樣。而就在我有那樣的想法幾分鐘過後,我的手機突然傳來簡訊的聲音。打開手機一看,發現是收到了鄰居遲來的簡訊,那肯定是魔力我想。

在Canggu時我就跟鄰居有了誤會,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聯絡不上,我起初以為是他在跟我生氣故意不理我。但在婆羅浮屠收到他遲來的簡訊時我才知道他根本沒有生我的氣。但收到他的簡訊之前我悶悶不樂了好幾天,最後卻發現一切都是誤會,令人哭笑不得。後來當我回到旅館跟鄰居講在婆羅浮屠上意外地收到他三天前的簡訊時,他竟叫我立刻返回那裡,說什麼在那我就不會再錯過他的訊息了。

在婆羅浮屠吃完早餐後我跟三個法國大男生就分開了,他們前一天已經去過普蘭巴南(Prambanan)。換了台休旅車後我開始往日惹的另一大遺跡印度神廟普蘭巴南出發。那時我的隊友換成了一個法國女孩跟一對新加坡情侶,自然而然地法國女孩就跟我一起行動。

法國女孩說抵達日惹前她曾到過爪哇一些幾乎都沒有觀光客的小村落,在那裡她得到了比美大明星的待遇,當有人想要拍個宣傳短段推廣觀光時,她甚至還成了MV裡的主角。她說雖然成為眾人的焦點很奇妙,但那是一段相當棒的體驗。印尼之前法國女孩在泰國的Phi Phi Island販售旅遊套裝行程賺取旅費。「那是個相當輕鬆又收入不錯的工作。」法國女孩說印尼之後她還會考慮回去工作一陣子。

我問法國女孩婆羅浮屠跟普蘭巴南她比較喜歡哪一個?她說絕對是普蘭巴南,普蘭巴南讓人讚嘆,相對起來婆羅浮屠就沒那麼特別了。我可以理解她的想法,因為普蘭巴南就像印度文化一樣華麗壯觀,可對我來說婆羅浮屠還是一個比較有感覺的地方。我跟法國女孩說之所以喜歡婆羅浮屠不僅是喜歡它的建築而已,更重要的是它的氣場。婆羅浮屠那種與周遭環境相依相生的意境是普蘭巴南所沒有的。普蘭巴南的四周不但空蕩且吵雜不已,使得它本身就像突然被投躑在郊區的一群外星建築物,相當可惜。

下午回到旅館,我在Sae Sae Homestay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我在Canggu的室友,也就是推薦Sae Sae給我的荷蘭男孩。是說,他離開Canggu前我本該跟其他人一起幫他送別,可那時我剛好跟鄰居出現了誤會,也就沒了那個心情。那時我知道他離開Canggu之後要到日惹跟家人見面。有著印尼血統的荷蘭男孩的外祖母還住在日惹,他代表家人回來探親。先前他問我何時會抵達日惹,我跟他說了一個大概的時間後,他說那我們應該會錯過,想不到竟然還有機會再碰面。

我跟他說不好意思,在Canggu時因為心情不佳沒有幫他送別。他說沒關係。老實說跟我比起來,他才是那個真正慘的人,我只是跟男朋友鬧個脾氣,他可是被遠在荷蘭的女朋友給劈腿了。得知荷蘭男孩被劈腿,我開始認為這世界沒什麼道理可言。不管以外表、人品還是才華來說,熱愛衝浪的荷蘭男孩都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上上之輩,但就連那樣的人都被劈腿了,可見這世界已亂。

在Sae Sae Homestay我還遇到了一個台灣女生。自我踏上峇里島以來我從未在青旅遇到任何一個亞洲人,更別說台灣人了。或許是台灣人去峇里島都去住Villa去了,又或許亞洲背包客不流行住那裡的青年旅館,反正不知道為什麼在日惹之前我一個亞州室友也沒有過。但在日惹,竟然奇蹟似地讓我碰到了一位,也算是緣分吧。

我碰到的台灣女生可以說是典型的台灣女孩代表。她畢業後就一直努力地工作,直到一天發現無法繼續下去於是辭掉了工作出來旅行。第一次出國自助旅行,台灣女孩選擇了到泰國大象營地當義工照顧大象。不過,去照顧大象的費用意外地昂貴,去當大象義工竟要台幣一萬多塊。泰國之後,台灣女孩發現還想繼續旅行,就選了便宜的印尼。

可跟朋友分開前,她發現自己的現金快要用完了,朋友借了她一些錢,但那筆錢等她遇到我也即將用罄,她出現了金錢危機。我跟她說那很簡單去提款就好了,她之前在台灣努力工作那麼多年總會有一些存款吧。她回有是有,可問題是她的卡領不出來。原來她沒有開通跨國提款功能。之所以把她的事寫出來,是想提醒大家開通跨國提款在國外旅行真的非常重要!

我問台灣女孩她還需要多少錢才能完成峇里島跟爪哇的旅行,她跟我講了之後我說可以借她,等她回台灣再還我就好。她問我難道不怕她不還錢?我問她難道她想不還錢?她說她可以立刻叫台灣的家人轉帳同樣的金額給我,我說只要有還就好,不急。

聽到台灣女孩也想自己騎車去婆羅浮屠看日出跟去普蘭巴南,我勸她跟團比較好,那比自己租車貴一些,可至少不用摸黑在日惹陌生的公路上奔波,且兩個寺廟的距離也不是說多近,我舉了德國室友的例子給她聽。等我去爬婆羅摩(Bromo)火山後,我收到了台灣女孩的訊息,她說幸好最後有聽我的建議跟團去了兩個寺廟。而她回台灣沒多久也還了我錢,且還多還了一些,說是利息。

喜歡衝浪的荷蘭男孩離開日惹前竟然發燒了,我把我的感冒藥給了他一包並且幫他買了薑茶。他則是拜託我一定要去爪哇最有名的兩個火山伊真(Ijen)跟婆羅摩(Bromo),我說可我時間不夠。我到了日惹才發現我不應該直接從峇里島飛日惹,應走陸路先到伊真火山再到婆羅摩火山然後才是日惹。可在峇里島時我哪裡清楚爪哇的地理置呢,我甚至沒想過我會去爬火山。

荷蘭男孩叫我別找藉口,他說有那種一次跑兩個火山的團,又說我有五天肯定來得及。但我認真研究了一下,發現那樣的路線真的相當不順,而從日惹出發到婆羅摩火山跟伊真火山的團評價都很差,在Sae Sae的一對情侶說他們花了二十幾個小時才從伊真抵達日惹,而那段路程堪比惡夢,他們再也不想經歷一次了。

考量到時間,我最後決定只去比較近的婆羅摩火山就好,且聽說從日惹到泗水的火車沿途風景優美異常。就那樣我離開了美好的日惹,朝著我在印尼的第二個火山婆羅摩前進。

封存的帖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