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人生中最驚悚的一餐-冰島暗黑醃鯊魚肉

15/11/2017 | by 張JJ

5

結束了和冬陽賽跑的斯奈山半島一日遊後,在四點的夜幕中,帶著滿足的疲憊回到旅社。旅社對面是間頗具傳統風味的餐廳,一早出門時還看見裡頭小夥子拉著一簍簍的漁貨,精神抖擻地準備著食材。
那就好好吃上一頓晚餐來犒賞自己吧。我心裡思忖著,走進了餐廳。
「Welcome!」服務生迎面帶著笑容。
「聖誕快樂,今天本店沒有菜單,我們提供的是冰島的聖誕特餐!
我最受不了傳統與在地的誘惑,也不細看食物,便一屁股坐了下來。小店佈置得別緻而溫暖,用了餐前酒與麵包,一切都很美好。主餐有小魚玉米沙拉搭配薯條、煙燻鮭魚與另外兩種不知名的魚肉。充分體現以海鮮為主食的冰島料理,但我萬萬料想不到這頓飯會遠比想像中還要道地-直到吃下第一口詭異的白色魚肉為止。

4

3

2

首先接觸到舌頭的是一麻熱的燒灼感,舌尖剛受驚嚇,一股強烈的阿摩尼亞味緊接著在口腔中擴散開來,並向上衝擊著鼻腔。還未反應過來,身體機制已啟動吐出的衝動,我勉力壓抑住,一股腦將魚肉吞了下去。只覺那股灼熱,似火球般一吋一吋地滾落到身體深處,我的消化道似乎也留下了無可磨滅的傷痕。

 

1

▲就是此物,傳說中的醃鯊魚肉


該不會這就是傳說中的冰島暗黑食物吧!我心裡暗叫不妙,舉手問服務生。
  
"This is Hákarl, our traditional food."服務生一面解釋一面遞過手機給我們看這塊肉的主人的照片-一隻鯊魚。 
  
糟了,完全沒有預期會在精疲力竭後的聖誕特餐上,遇見這道總是名列在世界可怕食物排行榜前茅的暗黑料理-冰島醃鯊魚肉。
  
冰島醃鯊魚肉源取自格陵蘭鯊,此種鯊魚肉質富含尿素與三甲胺氧化物,具輕微毒性。冰島人將其晾掛四至五個月使其風乾發酵,降低含量後,再拿來享用。
  
至少對我而言,這是完全無法「享用」的食物,我相信對大多數人而言也是。就連冰島人在享用時,都會搭配當地烈酒-黑死酒,一口嗆、一口辣,可謂是以毒攻毒。
  
「醃鯊魚肉是冰島人聖誕節餐桌上的傳統,吃得還行嗎?」
  
我想我的面有難色已經給了很明確的答案,年輕的男服務生小夥子問話時掛著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彷彿不出所料地欣賞外地人糾結的表情。
  
餐廳門打開,進來了四位大陸年輕人,和我對望的瞬間,我想用中文告訴他們,又怕壞了餐廳生意不好意思,只得尷尬地笑笑。後來,他們餐盤上的白色魚肉幾乎完好如初,只咬了一口。
  
我非常不願意浪費食物,但每一口都像滾燙的火球,連囫圇吞棗的機會都沒有,到最後不只是口腔,整間店都是阿摩尼亞的味道,我已感到身體不適,連最後三分之一塊的魚肉都無法吃完了。
  
一位女服務生用憐憫的眼神看著我,說:「不要緊的,連我都不喜歡吃這東西了。」果然女性比較具備同情心與同理心。
  
我也想著,真的有人能夠享受這種食物嗎?這和臭豆腐完全不同級別的食物。冰島人吃的,究竟是美味、還是習慣、還是歷史?抑或是,當他們咬下一口鯊魚肉,再匡噹一聲乾掉一口黑死酒的時刻,吃的,是那豪邁千年的維京精神?

封存的帖子
Disclaimer:

本網站可能包含網頁使用者、廣告客戶、聯名商戶、夥伴或其他第三者所張貼之資訊內容,而該等內容未經Zuji 審閱或修訂。Zuji對因以上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This website may contain contents posted or submitted by users, advertisers, joint merchants, partners or third parties. Such contents are not read, verified or edited by ZUJI before they are published. ZUJI shall not be held liable for any loss or damages arising out of the publication of such cont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