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與旅行】除了明天,我們還可以去哪兒呢?

15/11/2017 | by Chinchen.H

14095748_10205234015964940_1803649063487116252_n

It is not down on the map; true places never are. 
<Moby-Dick, Herman Melville>

除了明天,我們還可以去哪兒呢?

萬水千山,當目的與方向只剩下自此時、此刻、此地放射開來的空白,流浪到最後,似乎只是為了前往明天。步履磨舊了、歷出厚實得足以適應荒漠與叢林的繭;皮膚磨粗了、曬出一層又一層來自不同緯度的光線,千帆盡過,目的與方向便已不再重要,我們只能前往明天,但明天有什麼呢?

長途旅行到了某一個時刻,似乎我們難免面臨一個抉擇,繼續走下去,或者轉身回去。走下去,孤寂而盛大的遠行,已走了那麼遠、那麼久,歷經了那麼多、那麼重,你找到你最初的初衷了嗎? 抑或,你發現你所追尋的人生與成長,並不是一趟旅程足以概括、詮釋,只能不停地夸父追日般地前進,但除了明天,我們還可以去哪兒呢? 回去,只是一個轉身,甚至只在每次臉書頁面的刷新,然而,你放得下嗎? 這樣美麗而精采的另一個世界,怎能若無其事地輕易放下? 又怎能無所掙扎地重新適應舊有的系統式生活,在所有的冒險之後? 

我們似乎很難跳脫地圖的架構與時間的線性。
你踩出的每一個步伐都有其意義。過去適合自己的,不一定會是現在適合自己的;現在適合自己的,不一定是未來適合自己的;我想,真正該前往的,從來就不在地圖裡。

二零一三年,告別台灣之時,我以一張單程票,目的是非洲。
第一年的旅程,我固執地以肉身去迎向一次次的文化衝擊,「下一站是哪兒呢?」馬不停蹄地奔向地圖裡一關又一關的戰役,一身的舊傷未及舔拭,新的震撼又當頭砸下,過多的疲乏與心累,「該回去嗎?」後來的許多個夜裡,我計數著存款,這麼地猶豫著。最初的初衷是看看世界、是尋找自己;但,後來我想看的不只是世界、想尋找的自己亦似乎越來越渺遠。

第二年的流浪,生活是色彩壓扁後的樸實,搭便車、衝沙發、當志工、打工換宿、街頭賣藝,在各種可能性裡,去接觸、去嘗試、去挑戰、去尋思,「明天」的意義是以地圖證實自己。

第三年的漂泊,步伐掙扎在現實與理想間,25歲卻仍一無所成。我想「真實的自我」是尋不著的,它流動在時間裡、變化在旅途間,隨著每一場經歷,皆有所不同,它只存在於當下,此刻的自我。既然只能朝明日前進,那麼在制式之外,存在可以是怎麼樣的姿態?冒險一步一步走成現實,在艱困裡跌跌撞撞,卻是那樣鮮血淋漓的美好。

第四年的停泊,我選擇深度地去理解、去感受、去分享、去給予,以一無所有得謙卑的姿態,深耕。我在馬雅的故領裡,發起了幫助當地原住民的計畫「記得我是誰」,以為當地的原住民孩童們製作屬於他們的故事書,為他們保存語言、文化,為許多無法上學、不識字、從小就得在街頭謀生的孩童提供教育資源;彼此學習、彼此成長。
對世界的愛,可以不只是照片、古蹟、風景、遊記,更可以是真實的分享與展現。

我曾經以為,這樣的旅程是被生活、被環境所推著前進的;畢竟,生活改變的太多、太重、太遠,我無法剪斷這幾年的片段,重新回歸社會的系統性。但,隨著我徘徊在馬雅故土的停泊,我才明白,真實的自己會為你找到當下你該走的路,「走下去與回家去」並不具備命題的意義,重要的是這一個當下,你是不是真實的存在著,真實的感受到脈搏的跳動和呼吸的意義。

除了明天,我們還可以去哪兒呢?
流浪與旅行,不一定要在地圖裡,「出走」的意義在於走出這個被社會所豢養慣了的心,走出一個舊有的既定模式、生活與文化;回歸,也不該是對旅程的否定,更應該是成長後,基於自我驗證的重新出發。
人生,本來就是一場旅行,不在於時間、空間,在於自己。
明天有什麼呢?有一個新的自己!

封存的帖子
Disclaimer:

本網站可能包含網頁使用者、廣告客戶、聯名商戶、夥伴或其他第三者所張貼之資訊內容,而該等內容未經Zuji 審閱或修訂。Zuji對因以上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This website may contain contents posted or submitted by users, advertisers, joint merchants, partners or third parties. Such contents are not read, verified or edited by ZUJI before they are published. ZUJI shall not be held liable for any loss or damages arising out of the publication of such contents.

Scroll To Top